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服务台商 > 台商维权
當心國際經濟金融發生巨變(六)
时间:2013-07-09 10:20:44  来源:台商张老师月刊  作者:周白雲  点击:
  • 台湾商旅考察QQ群:66854273 商旅考察接待中心电话:0371-63582095

世界走到了十字路口

  世界走到了十字路口,美國走到了十字路口,歐洲走到了十字路口,大陸走到了十字路口,台灣走到了十字路口,全世界都走到了十字路口!

  經濟發展似乎是已無路可走,因此已上升為政治問題,已牽涉到整個社會。資本主義似乎已到了無路可走的地步,於是有人想起了馬克思主義,有人提出了社會主義,有人提出了凱恩斯主義,有人提出了是新自由主義,這些都是悲觀失望的懷疑論論調,都重蹈以另一個框框代替原來框框的覆轍。其實,無論提出是什麼主義,只是當代資本主義發展或是經濟發展不同的發展路線與不同的成長策略。所有主義都是框框,都是一半真理,一半歪理,我們不要為主義所騙!還是回歸到胡適先生所言:「少談主義,多解決實際問題。」其核心問題正如上文所述,主要是生產要素的資本異化為虛擬的金融資本,全球四處流竄,興風作浪,造成世界經濟混亂。

台灣是湹洕� 

  台灣是一座海島,缺乏縱深,腹地狹小,自然資源稀少,是典型的湹洕R酝慕洕l展是遵循海島經濟規律:向外發展,加工外銷。但這一做法必須有三個前提:第一,找到國外廉價的原料;第二,國內有豐沛的廉價勞動力;第三,有世界市場。這一發展模式,頭尾都在島外,受國際影響很大,無法掌握自主權,不確定因素力量太大,並非是一個可靠的永續發展模式。目前國際供給已大於需求,規模龐大的國際熱錢興風作浪,台灣湹洕貏e容易受到沖擊,台灣已到達這一困境!

  台灣怎麼辦?台灣如何找出一個可長可久的發展模式?轉為內需?一級產業?二級產業?或三級產業?

  上一波零售業成長的大浪發生在一九九○年代,新蓋的迷你購物中心和大賣場擠垮了傳統的夫妻店,在能源和房屋價格上漲和信用崩盤的壓力下,大部分服務業經濟變得弱不禁風。然而零售商充斥的服務業經濟中,除了價格以外,已經沒有多少成長的空間,湹洕奶秤壬酰∵@凸顯出這個經濟模式的基本問題:到最後,很多人根本無法在競爭中存活。二十一世紀逼得所有仰賴成長的行業面對嚴酷的挑戰,在服務業掛帥的經濟裡,市場飽和造成過度競爭。沃爾瑪的復興剛好足以說明,新的利潤或營業額很可能是從別人的底線搶奪過來的。為達成功幾乎非得成長不可,因為沃爾瑪必須彌補上漲的費用,以及隨著更大銷售量而來的更大折扣需求。服務業經濟的本質:如果你繼續成長,你就只有死路一條。

台灣走到了十字路口 

  2008年又碰上美國金融海嘯,在金融大鱷及華爾街代理人華盛頓政客及一批國際金融組織的威嚇誘惑之下,各國政府一面採取剝削人民的零利率政策;一面大肆舉債、胡亂擴充公共支出以急救萎縮的國內需求,以利華爾街哂媒鹑谀g轉移金融海嘯的危機。在情勢稍見緩和之後,各國又被過高的財政赤字嚇倒,一方面緊守零利率政策以降低政府的債務負擔;一方面則極力採取撙節政策,藉減支、加稅、減薪、裁員等不利國民收入的措施,意圖增加政府財政收入、減少公共支出以改善赤字。台灣也陷入了這個怪圈當中!

歐元區的啟示

  這些在極端驚恐之中所下的重手,不僅完全違背經濟專業的原則,而且彼此自相矛盾,已經搞成一團難解的困局。而全球經濟就在這一片慌亂之中,脆弱的復甦嫩芽一再橫遭摧殘,歐元區國家除德國外,更是遭到雙重迫害:一方面FED大量美元如潮水湧入;一方面受歐元區強制,不能哂帽緡泿殴ぞ邔梗灾卤憩F為負債越來越高,債務泥沼愈陷愈深。

  所謂「物極必反」,在眼看已走投無路的歐元區國家,乃逐一尋求脫困之道。先前受創最深的希臘已數度抵拒強加其身的撙節政策。但由於人微言輕,又加上負債已過度沉重難以自拔,因而儘管民窮財盡且不斷向下沈淪,也只好無奈地接受以德、法為首的撙節聯盟的安排。

  直到日前法國總統大選底定,主張採取創造就業與成長政策的歐蘭德勝出,向德國總理提出重新協商「財政協議」的主張,才一舉打破撙節政策,令局面為之丕變。而之前荷蘭呂特政權垮台,與之同時,希臘國會改選使主張撙節的政府垮台,西班牙、英國等也紛紛轉向。一個由法國主導的「成長政策」聯盟眼看就要成為新的主導者,整個歐元區都會一夕之間,從4年來盤踞歐元區的「撙節政策」擺盪到完全反其道而行的「成長政策」。這是金融海嘯以來我們看見的第一波反動的反動,但也許是撥亂反正的第一個壯舉。

  許多論者對此憂心忡忡,認為這是民粹作祟、失去理性之舉。這完全是那一群華爾街代理人或金融大鱷的徒子徒孫違背經濟專業知識別有用心的胡言。舉希臘為例,這個以觀光為本的國家,在金融海嘯後受創最深,因為觀光業原來就是奢侈品,緊縮政策之下首當其衝的犧牲品。除非希臘擁有貨幣自主權,可以對外大幅貶值,跟南韓一樣「跳樓大拍賣」,否則必然失業攀升、所得大降,於是政府所得稅大減,但失業與社會救濟支出大增,當然會使財政赤字大幅增加。如今仍堅持單一貨幣,不能貶值反而被迫升值,則要改善財政赤字、拯救人民於水火之中,無異是緣木求魚!惟賴經濟成長,才能拯救希臘,其理甚明,同樣的道理幾乎適用於德國之外每一個歐元區國家。

實體經濟成長人民所得增加才是正道 

  因此,一旦法國倒戈,新的成長聯盟立即停止再進一步撙節支出,反而竭力刺激就業與經濟成長,則一方面公共支出可能大幅擴張;一方面各國如果仍保留歐元區的話,可能聯手使歐元大幅貶值,歐債問題可立即止血,進而療傷止痛,逐漸去腐生新,復甦的曙光就在眼前。當然如果歐元區解散,一勞永逸!讓歐洲各國恢復民主與主權,兄弟登山各自努力,毋需旁人納粹式的指指點點。台灣應當引以為鑑,絕對要保持主權完整。

  只是如何籌措財源推動成長政策,最費周章。

  法國歐蘭德總統開出的支票是擴大稅基並將富人所得稅率大調為75%。這兩者都行之不易,可能成為空頭支票。即使如此,擴張的效果可能使所得上升、失業減少,這兩者都有可能增收減支、改善赤字,抵銷稅基與稅率難以調整的部分損失。最關鍵的是,如果歐洲央行在法國影響下合作,願意承擔更多債務,藉以支援成員國擴張支出所需,則可促使成長政策更快上路,使歐洲央行變阻力為助力,歐洲央行、歐元區存在方有意義。如果歐洲央行這樣做,則必須大量印製歐元,使歐元大幅貶值,步FED後塵,利用金融魔術,將不良後果轉移到亞非拉。這時,亞洲國家包括台灣在內,就要小心了!但如果歐洲央行在德國把持下不合作,使歐洲央行成為歐洲各國發展的攔路虎,則可能只有歐元作廢、歐元區解體,還歐洲各國完整主權,鳳凰涅盤,歐洲各國從此可以新生。

  台灣的情況雖然與歐元區截然不同,但由於大陸世界工廠逐步轉型內需,台商轉型困難重重,其凶險絕不在歐元區之下。如今主政者僅僅一味推行稅改正義,而公共支出則不斷縮減,又無新的經濟發展方向與策略規劃,與歐洲撙節政策如出一轍。當歐洲風向轉變之際,我們也該好好想想,如何努力激勵就業與所得成長,以免全球一片榮景之中,斯人獨憔悴。

政府有規劃,領導有方法,人民才有希望 

  台灣在政治體制、經濟結構、租稅正義、國際角色及兩岸關係上,皆面臨了重大的瓶頸。作為總統應當全盤思考方向性的大問題,特別是連任的馬總統,如果真的想到歷史定位,更須如此。諸如:如何確保台灣民主不會倒退?如何修憲使總統權責相當?不致發生「朝小野大」或「超級總統」的現象?國際經濟發展漸趨飽和,供過於求愈來愈明顯,競爭越來越激烈,我們還要走加工外銷導向嗎?經濟結構如改變方向?國際金融情勢丕變,資本已異化為金融資本,所謂「熱錢」流竄,不僅造成富國愈富和窮國愈窮;而且影響國內「炒股」、「炒地」,使貧富差距愈來愈嚴重。如何改革金融和實踐租稅正義等等,必須有全盤的策略規劃,施政才有前瞻性,因之也有了正當性。

  在策略規劃和實際決策過程中,必須充分發揮民主精神,黨內黨外集思廣益,副總統蕭萬長說:台灣若能成為新加坡那樣的經貿自由島,其實也就不必太在乎FTA。可見,問題首在自由化,不能面對自由化,即不可能有TIFA、FTA或TPP。石滋宜博士最近出版的新書「台灣大未來」中,即提出了:台灣的藍海與願景-台灣美麗的「自由島」,世界客製化生產基地的構想。與蕭副總統想法若合符節!石博士一針見血:政府面對不景氣,仍是以舊思維來應付:過去台灣一直是加工外銷導向的產業經濟,這是我們的優勢亦是我們的致命傷。「成功的延長線註定就是失敗!」石博士並全面闡述:台灣的未來在向全世界開放,成為世界自由島!建立開放的思維,才能成為世界自由島。台灣要勇於改革!台灣要成為高價值的客製化世界生產基地。台灣的新出路:結合網路和客製化生產。自由島需要孔子的思想來指導,對台灣的現況和處境,有密切的針對性和充分可行性。

  至於TPP,附帶說一句:這是美國策動與主導的一個組織。檯面下是針對大陸,是將大陸排除在外的。我們何必急著參與?以台灣的戰略地位,應當是美國急著要台灣參與才對。請哂貌呗运季S,為台灣爭取最大國家利益。

  在有了策略規劃,有了策略目標後,接著就是劍及履及的實踐。整個馬政府特別是馬總統皆應自問:現在正在做的是不是應該做的事?是不是要改革?是不是為了台灣長久利益?如果是,即應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心,絕不可憂讒畏譏、朝三暮四、決策顛躓!最重要的是:在政策執行層面,應加強溝通。讓人民充分瞭解,取得大多數人的支持,人民自然有了希望。

(本文作者周白雲現為上海貿具諮詢有限公司董事顧問、台商張老師)